•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骂谁母胎单身?好歹积累了几千年理论经验好不好!本上仙出马,搞定一桩姻缘比种猪配对还容易!

我和殿下恋爱了精彩章节

“我是青青啊,殿下。”她委屈的说。

“你来做什么?”话一出口我就后悔,这么晚了,她来还能做什么?这一问倒把我显得生涩了。

我可是月老,世间男男女女那点事,本上仙门清。

青青幽怨的看着我,“听闻殿下逢凶化吉,青青太开心了,迫不及待的想见殿下。”

说完,她玉指一勾,本就系的不甚牢固的腰带轻飘飘的落到地上。

这……这算怎么回事啊。

做了几千年神仙,还从没见过这等活色生香的场面,本上仙脑袋一片空白。

青青扭了扭柔软的腰肢,衣衫恍若蛇蜕皮一般滑了下来,烛光下,她玲珑有致的胴体被染上了蜜色。本上仙忙把脸扭到一旁,咽了口唾沫,“你先回去吧。”

眼见青青呆立在原地,我又有些于心不忍,替她找了个台阶,“本王累了。”

小美人面露恍然之色,半掩樱唇道:“殿下刚刚死而复生,身子虚弱些也属正常,我们来日方长,殿下千万不要有负担。”

……

我深吸口气,正想解释自己身体没毛病,对方却没给我机会,只见她盈盈一拜,拾起地上的衣服就要往外走。

这时本上仙就听到身后“噗嗤”一声,有女子在笑!

已经快走到门口的青青立刻顿住脚步。

我吓了一跳,忙回头看,怪只怪床太宽太大、被子又太厚太软,我之前居然没留意到里面居然还躲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姿色与青青不分上下的女人。

夜凉啊夜凉,好趣味啊!

被窝里藏着的女子一头秀发海藻般茂盛,要不是她此番自己冒出来,留到后半夜绝对是个惊吓。

“殿下,里面好热哦,害人家出了一身臭汗!”女子声音发腻,边说边朝我靠过来。

一阵异香扑鼻而来,本上仙头晕脑胀。

人间的诱惑这么多,凌北霄能一直保持单身简直就是个奇迹。

就在我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忽听到门“嘎吱”一响,半个身子从外面探了进来。

这觉没法睡了!

被窝里钻出来的姑娘叫琉璃,贴墙根儿偷听的姑娘叫千羽,连同之前自荐枕席的青青,几人都是夜凉府上豢养的美姬,是小顺让她们过来的。

我暗自郁闷,小顺是不是对“饿”这个字有啥误解啊!

还一块来仨,也不怕他家殿下虚不受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把大伙全都叫来吧。”本上仙决定趁着今晚见识下夜凉的后宫。

三人相互推脱一番,终于嬉笑着一起去了,不多时,呼啦啦带回来二十余名美女,个个国色天香。

我自以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乍一见这些美女,仍不免老脸发烫。

本上仙可以替夜凉行孝道,但总不能替他行人道吧?

况且留这么多美女在府上,就算我没动歪心思,传到天庭也未免会有瓜田李下之嫌。

天人交战一番,我颇有些惋惜的说:“此番本王再世为人,深感命运无常,对过去的种种颇为悔恨,你们都正值妙龄,本王不能给你们名分,也就不再蹉跎你们的人生了。明天每人去账房上支五千两银子,出去好好过活吧,若是日后遇到困难,可以随时回来找本王。”

众女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中都露出惊异之色。

“殿下可是要赶我们走?”青青泪眼盈盈的问。

本上仙已经说的很明白,她还要明知故问,显然是要纠缠一番了。

也难怪,夜凉有权有势,壳子养眼,又舍得在这些美人身上下功夫,难怪众女舍不得走。

“不是赶你们走,而是及早替你们做打算,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全都荒废在王府里,你们日后怎么办?”我自问说的情真意切。

青青用衣袖试了试眼角的泪,幽怨的望着我:“殿下可是嫌我们人老珠黄?”

我啼笑皆非,这一个个美人,嫩的能掐出水来,人老珠黄是不存在的。本上仙正准备解释,就见青青深吸一口气,表情转为决绝,“妾身对殿下一往情深,若殿下执意要赶我走……”

她飞快的瞥了我一眼,眼中闪过狡黠之色,“五千两不够,至少要翻一倍!”

好家伙,这是就地还价了。

本上仙松了口气,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青青开了价,当即有好几个美人都跟着附和,其余人等也依次提出旁的条件。

我苦笑,是美人现实,还是夜凉的魅力不过如此?

所有人都表过态了,只剩下千羽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问到她的时候,她才楚楚可怜的跪下来,声称自己没有家人,出府后也无处可去,情愿留下来为奴为婢任凭差遣。

我留下千羽,命众美退下。

房中恢复安静,千羽一言不发就开始脱衣服,如此训练有素,夜凉调教有方。

我忙按住她的手,“千羽,你这般为他,值得吗?”

千羽的身子蓦然僵硬起来,她艰难的抬头看向我,“殿下,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我冷笑一声,小妮子还跟我装糊涂。

夜凉是在青楼出的事,他醉酒后跟一伙人产生冲突,被人从楼上推下来,对方手上使了暗劲,夜凉直接摔碎了头骨暴毙而亡。

闹事的人见势不妙全跑了,尽管无凭无据,薛贵妃还是第一时间朝凌北霄发难。

实在是这段时间夜凉跟凌北霄闹得太僵,双方你来我往互相挖坑,但凡一方倒霉,另一方便是最大嫌疑人。

夜凉为人放浪随性,平日行踪不定,可凌北霄每每能掌握他的路线,显然在他身边安排了眼线。

对此夜凉有所察觉,可惜刚查出点眉目,还没来得及肃清门下,就遇害了。

千羽正是夜凉的重点怀疑对象。

“如今凌北霄身在刑部大牢,他的皇后姐姐自身难保。本王若是死了,镇北侯府还可以指望靠夜昭翻身,但很可惜,本王吉人自有天相,又活过来了,你说凌北霄会是什么下场?”我故意笑的很阴险。

千羽战战兢兢的说:“凌北霄是何下场,与奴婢无关。”

我冷哼一声,“如此说来,你并不在乎他的死活。”

千羽脸色惨白,可怜的很。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