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一场谋反,谋出了她身边的阴谋诡计,撕扯掉了亲人伪善的面具,结局却是她与丈夫双双身亡。再次醒过来,竟然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这一次她要亲手将那些人伪善的面具撕下来,让他们也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王妃嫁到傲娇王爷宠妻无度精彩章节

“莫老爷子,懿旨是太后娘娘下的,小人也只是奉了侯爷的命令来接大小姐回家备嫁,还请莫老爷子莫要阻止。”

“放屁!”老爷子手拍打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桌上的茶杯差点被震到地上。

“那秦衍是什么人,整个大秦就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鬼面阎罗,所到之处,所有女子都退避三舍,让我外孙女嫁给她,做你娘的梦!”

莫老爷子年纪虽然大了,但是中气十足,那吼声差不多都要把屋顶掀翻了。

“老头子,你消消气,别让珍珠听见了难受。”

“我……”莫老爷子刚想吼回去,就看见是自己的发妻说话,忍了忍,声音才小了不少,“我就是不同意,就是违背太后懿旨,珍珠也不能嫁给秦衍,珍珠既然回了我们莫家,就是我们莫家的孩子,嫁给谁,不是他们沈家说了算的。”

沈珍珠睁开眼睛就听见这么一段对话,此刻她站在屋子外面,正扒着窗户往屋子里面看,这是什么情况?

“莫老爷子,大小姐还是沈家的嫡出大小姐,族谱也未曾更换,说到底还是沈家的孩子。”

屋子里面还在说话,沈珍珠趴着窗户看过去,里面的人看的不是很清楚,却也能辨别里面的人,说话嗓门最大的那个是她的外祖父,站在那里恭敬的说话的是章管家。

还有外祖母,大舅舅都坐在屋子里面。

这是?

“你们沈家也好意思说她是你们沈家的孩子,别以为我们莫家在北境城就不知道秦都城的事情,整个秦都城谁人不知道,沈家嫡女,只有沈灵犀一个?”

沈家嫡女,沈灵犀……沈珍珠心里面一抽一抽的疼着,当年她回沈家备嫁,是真真的把他们当做家人看待的,可是那些人是怎么对她的。

临死前沈灵犀的话每一个字都深深刻在她的心里面,沈家从未把她和她的弟弟当做是家人,不过是利用罢了。

沈珍珠伸手捂着胸口,胸口的疼痛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疼的她满头大汗,却又无比真实。

莫羽书走过来就看见自家表妹捂着胸口靠着墙边满头大汗,一个健步冲了过来,“表妹,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沈珍珠听见声音抬起头,看见自家表哥一脸关心的看着她,表哥……她顾不得胸口的疼痛,直接伸出手摸了摸表哥的脸,温热的触感从手指传了过来,她莫不是在做梦?

眼泪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的落下来,让莫羽书一下子慌乱了起来,“表妹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来人,来人,快去叫大夫。”

莫家男子嗓门都大,莫羽书一喊,屋里面的人就听见了,莫老爷子最先出来,就看见沈珍珠脸色苍白,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

“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又欺负你表妹了。”老爷子抬手就要打莫羽书。

“哎,哎,祖父,您一会再打,一会再打。”

老爷子也真不是要打他,只是看着外孙女的模样心里面心疼,连忙喊丫鬟婆子,又找人去叫大夫。

这一幕在沈珍珠的眼里十分真实,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自己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睁开眼睛会站在莫家客厅的窗外,为什么不是在去黄泉的路上。

“外公,我不是已经死了?”沈珍珠认真的看着外祖父的脸,外祖父好像一点都没有变化,还年轻了几分。

“哎呦,你这丫头是不是中邪了?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你这活的好好的,可别乱说这晦气的话,呸呸呸。”

莫老夫人拉过沈珍珠的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可怜见的,这一说要嫁给秦衍,这脑子都不好使了,这婚事可不成。”

“自然不成,我外孙女可不能给秦衍霍霍了。”莫老爷子赞同的说道。

“莫老将军,秦王爷只是凶名在外,并没有传闻中的那般不堪,太后娘娘总归是大小姐的嫡亲姑母,断然不会害了大小姐的。”

章管家跟着出来,态度恭恭敬敬,没有一处不合礼法的地方,让人寻不得一点错处。

“既然这么好,怎么不把你们家疼爱的跟眼珠子似的二小姐嫁过去,还是不是怕了秦衍的凶名,当年齐御史的女儿被他当街斩杀,又逼的齐御史在早朝的时候撞柱自杀,这事情,大秦谁人不知?

父亲,母亲,大哥。”

莫连城处理完公务就立刻赶回来,刚过来就看见一群人站在门口,也听见了章管家的话,顾不得行礼就出口反驳。

秦衍固然位高权重,但是此人并不是良人。

今上是少年天子,刚刚亲政不过几年,秦衍为今上的亲弟弟,在今上亲政之后帮着今上做了不少事情,有些事情不免手段残忍,但也正是因为秦衍的手段,才让今上顺利亲政。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秦衍此人对女子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大秦民风开放,女子地位颇高,当街表白这种事情也算是风流韵事。

秦衍此人,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前,在秦国是勋贵世家嫡女的理想夫君,齐御史的女儿便是众多爱慕秦衍女子中的一个。

但是只有她胆子比较大,在秦都城里面拦住了秦衍,当街表白,少女情怀总是诗。

当时秦衍是什么反应,只是看了她一眼,抬起脚就要走,齐御史的女儿拉住了他的衣袍,当时秦衍是怎么做的,一句话没说,直接挥剑砍掉了齐御史女儿的头颅。

当日有看到的人说,那颗头颅滚了好几米远,秦衍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走了,更过分的是第二日,齐御史在早朝参秦衍的时候,还被秦衍逼得撞柱自杀。

从此以后,只要是女子看见秦衍,都要退避三舍,生怕落得齐御史女儿的下场。

而这,只是其中一件小事,秦衍的事情,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他们莫家的女儿,万万不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即便是今上的亲弟弟又如何,即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

“莫二爷,秦王爷当年还年轻,毕竟年轻气盛,这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而且娶了妻子,自然和外面的不一样。”

一句年少轻狂,将秦衍之前的事情全部遮掩了过去。

“当真是好笑,真以为我莫家没人了不成?”

莫家大爷莫孤城一直没有说话,此刻一喊,那音量与老爷子相差无几。

“几位爷,您跟小的发火也没用,小的就是一个跑腿的,太后娘娘的懿旨已下,这事,怕是容不得更改了。”

沈珍珠的手被外祖母握在手里面,感觉手上的温暖,那么真实,真的是梦么?她不知道,脑袋晕乎乎的,摇摇晃晃,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哎呀,这丫头晕过去了。”莫老夫把人搂在怀里,看着她脸色通红,又摸了摸的额头,“快,快去请大夫,这事之后再说。”

沈珍珠迷迷糊糊,但是醒不过来,能够隐隐约约的听见周围的人说话,脑子也很混乱,整个人感觉像是被火烧一般,脑袋上不知道被谁放了一个什么东西,感觉凉凉的,让她舒服了不少。

时而清醒,时而昏沉,她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我拼上这条老命也不能让她嫁给秦衍。”

“不要!”沈珍珠突然听见外祖父不让她嫁给秦衍,立刻清醒了过来,抓住身边人的胳膊,睁开眼睛,“不要,我要嫁给秦衍。”

“醒了,醒了,丫头你可算醒了,你都昏迷三天了。”

“外祖母?”沈珍珠看着坐在自己床头喜极而泣的妇人,她这梦,为何,还没醒。

“快,快叫大夫来。”

看见沈珍珠醒过来,一屋子的人都忽略了刚刚她喊的那句要嫁给秦衍,纷纷庆幸,这丫头终于醒了。

额头上温热的触感传了过来,她觉得几分不可思议,如果是梦,为何这么真实,她被子里面的手,狠狠的掐在自己身上。

嘶,好疼!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