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一场谋反,谋出了她身边的阴谋诡计,撕扯掉了亲人伪善的面具,结局却是她与丈夫双双身亡。再次醒过来,竟然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这一次她要亲手将那些人伪善的面具撕下来,让他们也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沈珍珠秦衍精彩章节

距离她生病醒过来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她才真实地接受,她活过来了,或者重生了,重生在太后刚下赐婚懿旨不久,沈家来人接她的时候。

“小姐,你的病刚刚好,不要在窗户边吹风了。”

青桔端着一盘小兔子糕点,将糕点放在沈珍珠面前的炕桌上,然后伸手把窗户关上。

“这糕点是大少爷特意去城南那家铺子里面买的,还买了小姐您最喜欢的口味,您吃一点吧。”

沈珍珠看着桌子上的小兔子糕点,拿了一个放进嘴里,仿佛尘封已久的味觉被打开,生命鲜活的味道在嘴里面蔓延,她眉眼弯弯,活着真好。

不知不觉,一盘子糕点被她吃了大半。

“听说你病了,不过我看你这日子过的不错,还有这么好看的糕点吃。”

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直接坐在了沈珍珠对面,拿起一个糕点就塞进嘴里,丝毫没有女子的样子,身上穿着的,也不是时下女子流行的裙装,而是一身女式男装。

大秦朝也有不少为女子设立的官职,所以为了方便女子的行动,便有这种女士男装的出现,与男子衣服不同的是,这种衣服是为了女子设计,在细节上面更倾向女子,也好看不少。

不少世家女子会学习骑马,射箭等,所以这种服装也颇受欢迎,不过日常,女子还是以裙装为主。

“不是去了花溪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歪歪扭扭没有形象坐在沈珍珠对面的女子,正是莫家的大小姐,莫惜澜。

半个月前,莫惜澜去了在花溪城的外祖父家里,走之前说是要好好玩上一段时间,前世这个时候她可没回来。

“听说你中邪了,我没见过中邪是什么样子,回来见见。”莫惜澜挑眉,“这除了弱不惊风了一点也没什么不一样,但是我听到另外一个消息,听说你要回秦都城嫁给秦衍了?”

莫惜澜脸上兴致冲冲,若是换了一个人恐怕会觉得她是在幸灾乐祸,但是沈珍珠从小与她一起长大,她是什么样的人,沈珍珠了若指掌。

秦国女子都对秦衍避如蛇蝎,但是莫惜澜却把秦衍当做偶像,去年大理寺招人,莫惜澜连夜收拾了行礼准备去考试,被莫大爷莫孤城发现,直接赏了一顿鞭子,虽然伤的不重,但是也好几天没出门,错过了大理寺的考核。

因为这件事情,莫惜澜有半个月没和她爹莫孤城说话。

想到这件事情沈珍珠笑了笑开口说道,“这事太后已经下了懿旨,怕是更改不得,你是没机会了。”

“你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么,表姐夫不可欺这事我还是知道的,沈珍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莫惜澜直接气的跳起来站在地上,一双眼睛瞪着沈珍珠。

“你急什么,我是说你进大理寺这个事没机会了。”

“好啊,枉费我从花溪城回来看你,你竟然还欺负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说完直接将沈珍珠压在身下抓她痒痒,沈珍珠哪里怕痒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哈哈哈,哈哈,放开我,放开,哈哈哈。”沈珍珠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你还敢欺负我。”莫惜澜得意的放开沈珍珠,此刻少女歪歪扭扭的躺在那里,头发散乱,好不可怜。

“不敢了,不敢了,莫大小姐女中豪杰,实在不是对手,小人再也不敢欺负你了。”沈珍珠整理自己的衣服头发,一边还不忘狭促她。

莫惜澜翻了个白眼,直接坐回原来的位置,“虽然我敬佩秦衍,只是……”

“没有只是。”沈珍珠知道莫惜澜要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坚定且认真的看着她,“这件事情,我是愿意的。”

莫大夫人一进门就听见沈珍珠这句话,她是带着老夫人的任务来的,就是想要问问沈珍珠的意见,却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是愿意的。

秦衍这个人,即便是他们远在北境城,也是能够听到他的消息,最近做了什么事情,在大理寺破了什么案子,又或者手段残忍地杀了什么人。

男人有手段杀几个人这不是什么事情,只是秦衍在对待女子方面……莫大夫人叹了一口气,走进屋子里面。

“娘,你怎么来了?”莫惜澜看见自己娘亲进来,立刻乖乖坐好,她不怕她爹的鞭子,但是怕她娘磨磨唧唧的半天说个没完没了。

“我来找珍珠有些话说,你看看你什么样子,一点都没有女儿家该有的仪态,哪家的女子像你这般整天跟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你这样以后可怎么说亲,还有……”

“哎,娘,你不是要和表姐说事情么,我还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啊。”说完莫惜澜看了一眼沈珍珠,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立刻跑了出去。

莫大夫人恨不得把女儿抓回来,再说上几句,只是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便暂时放过了莫惜澜。

“大舅母。”

“你病还没好,不用多礼,快坐下吧。”

沈珍珠起来行礼,就被莫大夫人按住了,自己坐在刚刚莫惜澜的位置上,看着沈珍珠一脸惋惜,她原本是想着,这孩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嫁给自己儿子最好,可是没想到太后却先一步赐婚。

“你这孩子,哎,罢了,毕竟是你的婚事,还是要来问问你的意见,你外祖父和外祖母的意思是,若是你不愿意,莫家就是违抗懿旨也要帮你的。”

沈珍珠看着莫大夫人,心里面感动,莫家对她一直都是真心真意的,哪怕她这个表姑娘在莫家养了十年,她的吃穿用度比起莫惜澜只多不少。

“大舅母,不必的,我愿意嫁给秦衍。”

莫大夫人张嘴想要劝说她,沈珍珠却笑了笑开口继续说道,“世人都称秦衍是鬼面阎罗,所到之处女子退避三舍,可是,他在大理寺公正无私,做的事情都是为百姓谋福利,这样的人,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他杀的人,自然有该死的理由。

大舅母,有些人表面上亲和善良,实际上做的事情丧尽天良,有些人双手鲜血,如同魔鬼,可是做的却是为国为民的好事,了解一个人,不应该从传闻中了解。”

“珍珠,你不要有负担,这些事情莫家扛的起,你不用为了……”

“大舅母,我知道,我是心底里这么想的,没有勉强。”

三天的时间,从一开始不相信,到后来发现重生,她想了很多,前世今生,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那么她就要好好生活,仇人她不会放过,亲人,她也要守护,这辈子,她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你这丫头,本来想着你在这北境城,有莫家,这辈子都能护着你,可是去了秦都城,莫家虽有实力,可是鞭长莫及,你可要想清楚。”

“我知道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莫大夫人面色沉重欲言又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只是让沈珍珠好好休息,这些事情不要在操心了,她的答案,自己会告诉她外祖父,外祖母,让她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此刻,秦都城通往北境城的官道上,一行人十人策马狂奔,他们已经连续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程,经过一个驿站就吃点简单的干粮休息一会,就换马继续赶路,要在最快的速度到达目的地。

而骑马在最前面的男子,正是秦衍。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