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救了树林里被绑架的美男子,沈双栖没想到,竟然救出了后半生的老公。北城最乖戾残暴的慕小爷,对沈双栖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是他面前乖巧柔弱的小哑巴,背地里暗暗借他打击后妈,报复前男友,一路封神。

总裁夫人开口叫老公了精彩章节

慕公馆位于城郊边缘,人烟稀少,在飞机上便能看到是一片四面环花园的巨大别墅。

直升机平稳降落,双脚落地时,沈双栖还有些如梦初醒的不真实感。

奶白色的栅栏圈起修剪漂亮的花园,到处栽着秋季的花朵,桂花、雁来红、木芙蓉……

在林子里生活久了,光是看那些花儿她就知道名字。

被歹徒绑架两天后得救回归,公馆内所有佣人都出来迎接慕湛允,恭敬整齐地站成一排——

“恭迎慕先生回家。”

纵然以前在沈家,沈双栖也很少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为首的是老管家柳姨,从慕湛允孩童时就照顾在他身边,早已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

一见他带着伤回来,柳姨忍不住哽咽:“快进来,怎么伤成这样了……”

“都是小擦伤,不碍事。”

他手掌在老人肩上拍了下,眉眼难得蒙了层温柔,被沈双栖暗中捕捉到。

原来这被世人以冷漠绝情相称的男人,也不是绝对的残暴无情。

柳姨点头擦擦眼泪,看向身边兔子一样探头探脑的女孩:“这是……”

“捡回来的。”

慕湛允脱下外套往浴室走去,“安排她住进楼上侧卧吧。”

“慕先生,这样不好吧,如果被太太知道……”

他脱衣服的动作一顿:“什么太太?”

旋即,他才回过神来,唇角溢出丝哼笑:“她啊,不是早就逃之夭夭,到现在还没找到么?”

“话虽如此,但……被老爷那边知道,也不好交代啊。”

沈双栖在一旁悄悄听着,睁圆了眼睛。

慕湛允都有太太了?

原来,他的太太也是迫嫁逃跑了,跟她的处境岂不是一样?

同是天涯沦落人哪,她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同情起那个女孩来。

阿门,希望那姑娘平安无事。

慕湛允黑眸底蓄着冰冷,斜眼冷问:“怎么,我要留人,他还敢把慕公馆端了不成?”

他倒要看看是老头子先端了慕公馆,还是他先踏平慕老宅。

……

晚饭时间,热腾腾的饭菜上桌,沈双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丰富的菜了。

红烧鱼块、清蒸仔鸡,清炒芥兰……

沈双栖咽着口水,端着饭碗,盯着快伸出碗边的大鸡腿许久。

要知道在野外抓一只鸡有多难!她已经六个月没吃过鸡腿子了。

可她又不敢吃,小心翼翼扫一眼面前的男人。

他依旧姿态优雅地吃着饭,刚洗过澡,黑发沾着清淡的薄荷味,身上裹了件黑色浴袍,显得他本的皮肤愈发冷白。

他慢条斯理地夹着芥蓝伸到唇边,从刚才到现在,他都没动那些鸡肉鱼肉一下。

那她吃一根鸡腿也没事吧……

反正鸡有两条腿。

她筷子慢慢伸向碗边,刚压在鸡腿骨头上,男人筷子悠悠地落下,摁住她的筷子。

仿佛一直在等她夹那根鸡腿似的,他似笑非笑地问:“想吃?”

沈双栖眨巴晶莹的杏眸,可怜兮兮地点头。

这次真不是装的,真想吃。

“叫我。”他眯着黑眸,眼底涌动着玩弄的心态。

这变态,真变态。

“mu……”

沈双栖心底暗暗腹诽,却还是乖乖撅起小嘴,发出那润润的声儿。

男人眯眸,嗯,带感。

准了,把筷子撤回去。

他看女孩夹起鸡腿时,眼睛里有亮晶晶的光芒,是真切的馋了。

所以,当鸡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时,她的笑容也是真切地僵住了。

沈双栖真想把自己的手剁了。

太久没用筷子,她太生疏了,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一下没夹稳,鸡腿咕噜咕噜滚在一尘不染的地上。

三秒定律,捡起来还能吃!

沈双栖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鸡腿捡起来,张嘴要吃,手背突然冷不丁被筷子敲了下。

正打到手指骨上,疼得她小脸一皱,眼巴巴地看着男人。

“脏不脏。”他冷脸沉问,俊容如乌云席卷:“放下,不许吃了。”

可以吃的。

以前在沈家,她连沈一乔扔到泥土里的饭菜都吃过,照样活得好好的。

慕湛允一直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对这种教不听的熊孩子,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但偏偏这小丫头是他才捡回来的,又不会说话,又不懂事,脸还嫩嫩的,哪舍得打。

他语气莫名就温柔下来,哄劝着她:“鸡有两条腿知不知道?掉了一只,还有一只。”

“……”

说得她竟无力反驳。

沈双栖听话地点头,把鸡腿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去找碗里的另一只鸡腿。

正巧,柳姨从厨房洗了锅碗,“呀,十四小姐,在盘子里翻什么呢?”

沈双栖还不太熟悉自己这个名字,反应了一会,才指向垃圾桶里的鸡腿。

“哟,真浪费。”

柳姨叹息一声,“别找了,孩子。这只仔鸡买来就是独腿鸡,就一只腿。”

沈双栖呆在那,小嘴里鼓鼓的还塞着鱼肉,可怜巴巴的眼里像要哭了似的。

慕湛允烦女人哭,更不想看她掉眼泪:“没了就没了,哭什么。”

没出息的小东西,当他养的宠物,还为一个鸡腿流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慕湛允不给饭吃。

他淡淡又吃了口芥蓝,黑眸温沉:“跟着我,以后别说鸡腿,凤凰腿都吃得到。”

“……”

沈双栖忍不住想白他一眼。

您吹这牛皮,凤凰知道吗?

怏怏不乐地吃过午饭,沈双栖很乖地陪柳姨进去洗碗,作为家里饭来张口的客人,她还是懂礼节的。

柳姨上下打量这漂亮的姑娘,怎么看怎么喜欢。

小脸生得白嫩嫩的,眼睫毛又卷又浓密,像洋娃娃似的精致。

难怪慕先生那样挑剔的男人都喜欢,还带她回家。

就是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有点可惜。

“十四小姐,你把碗交给我吧,我来洗,别把你小手弄糙了。”柳姨作势要接过她手里的钢丝球。

沈双栖摇摇头,冲柳姨微笑了下,坚持要洗。

她对慕公馆的佣人们都很有好感,她们并不像传闻搜言,仗着慕湛允的风头盛气凌人。

相反,沈家那群狗腿佣人对她才叫刻薄。

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仆,大概,慕湛允并不如传闻那样可怕。

便在这时,花园传来不小的骚动声。

有人在哭,有人发出悚人叫声,还有的在笑。

隐隐约约,也能听见男人低沉幽冷的声音。

她擦擦手上的水,小心踮着脚走出去。

房门大敞,站在玄关,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场景。

花园里跪了一排人,数了数,有六个。

各自双手被铐到身后,低头站在那,就像古时等待受刑的犯人。

秦助理负手从那些人身后走过,肃声沉问:“再问你们最后一次,绑架慕总的主犯究竟是谁?”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