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救了树林里被绑架的美男子,沈双栖没想到,竟然救出了后半生的老公。北城最乖戾残暴的慕小爷,对沈双栖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是他面前乖巧柔弱的小哑巴,背地里暗暗借他打击后妈,报复前男友,一路封神。

沈双栖慕湛允精彩章节

南城的北面,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湛蓝天空,白云悠悠,人间桃花源般安宁。

林子深处,一栋寂静的独栋小草屋,屋前种植大片绿油油的蔬菜水果。

正值丰收季,几只母鸡在偷啄着菜叶吃。

白天种地,去山上挖新鲜的竹笋与红薯,晚上摇着蒲扇赶蚊子。

生活虽无聊没有盼头,沈双栖也非常知足了。

自从三岁那年,妈妈不明离世后,沈双栖的二十年都活在后妈和妹妹施与她的阴影里。

被指使刷马桶、喝自来水、吃拌着狗粮的饭菜,都算轻的。

更有甚者,在去年的生日宴上,沈家以一个亿的价格,高调把她拍卖给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大婚入洞房那晚,沈双栖逃了。

在十几个保镖的层层围困下,她抱着寻死的念头,跳进一深湖里。

再醒来时,她被湖水冲到岸边,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森林。

迷雾笼罩、漆黑深邃。

树枝张牙舞爪伸向她,仿佛在欢迎她的加入。

走进这片森林,沈双栖从开始连皮带毛的吃生兔子,到如今,终于在这里创建自己的归属,只花了短短六个月。

沈双栖也知道这半年,沈家一直在找她。

毕竟,她价值一个亿呢。

而这几个月里,她拼命训练自己,学会生存、学会抵抗、学会搏击,始终在伺机等待机会。

活下去,成了她脑袋里唯一希望。

坐在自制的木板凳上,沈双栖一边剥毛豆喂给旁边的小狗,一边听着雪花电视机里播报的新闻——

“据悉,某名门少爷遭绑架一案,犯人携受害人进入黑渊森林,于今天十二点,警方已全面封锁森林——”

沈双栖眉不悦地拧起,将毛豆叶摔地上。

这群歹徒,绑架就绑架,怎么还绑进森林里来了。

只祈祷,她不会碰见。

“汪汪!”

在这时,小狗突然弓起背,朝着门口警惕吼了两声。

“怎么了,木木?”

沈双栖摸摸小狗的脑袋,跟着它毛茸茸的身影来到门口,打开房门。

“咚”地一声。

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失去门板的支撑,突兀地倒在她腿上。

高档的丝绸衬衫被划开几道口子,露出胸膛一片冷白的皮肤,上面有血淋淋的伤痕。

被血沾染的黑发下,五官俊朗深邃,黑眸紧紧阖闭,疼得睫毛都在颤抖,唇瓣抿成一条深刻的线。

沈双栖愣了下,随即想起刚才电视里的新闻。

莫非……他就是电视上播报那个被绑架的人?

她很快冷静下来,抬手探了下男人脖间的脉搏。

还活着、有呼吸。

“木木。”沈双栖动作迅速把男人拖上床后,关上房门。

小狗听到呼唤,立刻知会地跑到柜子里,叼出一个塑料袋,屁颠屁颠地跑向她。

打开,里面各种医疗器具应有尽有,是她每周下山去药店采购来的。

沈双栖戴上无菌手套,慢慢动手脱掉男人的衣服。

扣子解开,他的身体完整无疑地展现在她面前。

肌肉健硕,线条分明而匀称,在没开灯的屋子里,显得有那么几分暧昧诱人。

即便身上的伤密集而凌乱,也没破坏那具冷白肉体的美感。

沈双栖暗自舔了下唇角。

她用棉签蘸了药,轻轻敷在他的皮肤上。

伤口深浅不一,有被锯齿树叶刮的,有与人搏击受的伤,还有被匕首刺的。

但好在没一处致命,他只是因疼痛和失血过多暂时昏厥。

处理完上半身的伤,沈双栖看一眼他裤子上的血渍,皱皱眉。

糟了,家里不能留有血味。

她在院子里养了小红和小绿,防身用的。

它们的鼻子可灵了,平时很安静,一嗅到血腥味,就像发了狂的野兽,嘶嘶地要吃肉。

怎么办?

沈双栖摸着下巴,想来想去,好像也只能……脱掉他的裤子。

她尴尬扫一眼男人沉睡的俊颜。

可是男女授受不亲,万一脱的中途,这男人醒来怎么办?

管他呢,先直接扒了再说,命最重要。

她趴在那,略显笨拙地去解男人的皮带。

这什么牌子的皮带,也太难解了,扣子怎么那么多……

正在沈双栖焦头烂额时,太阳穴忽然抵上一个硬硬的东西。

沈双栖身体一顿,光靠感知也知道,那是把9mm口径的手枪。

与此同时,耳边一道低厚幽冷的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

沈双栖转过头,便对上男人漆黑淡漠的眼睛,沉沉如山崩般盯着她。

明明是只受伤的野兽,却散出威慑的气场,叫人不敢靠近。

只不过那眼神,满满警惕和不悦,就像在看一个饥渴的女流氓。

沈双栖深吸口气,正欲开口解释。

男人忽然神情一变,盯着她颤乎乎的小粉唇,同时也收起了枪:“哑巴?”

“……”

你才哑巴!

沈双栖皱眉瞪着他,杏眸澄澈干净,却像小野猫似的,随时会伸爪挠他。

男人眼底警惕不减,看来,是个没学过伦常的乡野丫头。

他慢慢支起带伤的身子,一字一句地教她道理:“就算是残疾人,也没有权利随便脱男人裤子,明白?”

沈双栖压着头顶跳动的青筋,笑容抽搐两下。

谁特么给你的自信?

她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为什么非要扒你一个快断气的裤子!

要不是他身上沾了血,她才懒得碰,她还嫌他脏呢。

沈双栖真不介意用这嘴贱的男人给小红小绿们滋养补肾,就怕小宝贝们一吃起肉来不认主,连她也一块咬了。

男人手肘支着身体,沉下眼眸,细细端详这丫头,忽然发现自己的判断有误。

她穿着一身粗旧的衣衫,却肤色白皙细腻,头发丝绸般顺滑,身段如水般玲珑。

哪是什么野丫头,分明就是名门千金的身段与相貌。

可不容多想,他的双腿忽然一重。

女孩整个人跪坐在他身上,全然不顾他的警告,在卖力往下扯裤子。

头发丝漆黑如瀑,勾勾缠缠着他的手指。

小手触碰到他大腿时,男人下意识微颤了下。

呼吸一紧,喉间气息滚了滚。

“滚下去!”

他眼底蒙上一层狠戾,一把掐住她的手臂,“你是听不懂中文、还是以为我不敢对哑巴开枪?”

眼里饱含生人勿近的冷漠与疏远。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