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为什么你每次都不一样,告诉我为什么!!”苑湘嘶哑着声音看着眼前的君莫言他双眼含泪,刚抬起的手无力的放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们之间本身就是一段虐缘,不可以,也不可能。苑儿,这一次我定要互你周全,莫要怪我,等这都过去,一切都过去...你自然会忘记我。

浮华不是上九天精彩章节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夜晚的沉静。

“进来吧”祈老缓缓开口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大师兄,章天。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沙沙的翻书声,在夜晚显的格外的清晰。

“师傅,今日小十的起名,我觉得并不妥”

师父慢慢将书合上,抬头看向他

“何处不妥?”

“师傅你知道小十她,经历了什么,更何况那个男人一直在寻找她,而且现在小十…心智还不成熟”

“我知道你的顾虑,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你不必担忧,时候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接着祈老又说

“对了把那个男人最近的行踪,明日汇总一下,告诉鹤仙”

“是师傅”

章天走后,祈老打开手里已经发黄的书,看着书中包罗万象,手在苑湘的那页停了下来。

岩城,冬阁大陆上唯一一个全是妖怪存在的城镇,人类的禁区。

“哈哈哈哈哈哈,帝君光临我这寒舍,也真是让我没想到呢,只身一人前往这里,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吧”老妖怪看着君莫言脸上的血迹,意味深长的笑了。

看着眼前这个肥硕男人,君莫言转转了大拇指上的戒指,冷笑一声

“还好,想必你也知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客套话不用再说了,说吧,怎么样才能告诉我苑湘在哪”

男人放下手里的正在啃食着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大腿,擦了擦嘴角的油渍,贼兮兮的盯着君莫言的胸口看

“嗝~这个吗,我听说你为了找她已经找了二百多年了,苑湘当年可是灵陨了,无论你是到阎王哪里找,是上九天,你是找不到她的”听完男人的一席话,君莫言握紧拳头,双目死死的盯着他。

“那你让我到这里来,就是为耍我?”

看着愤怒溢于言表的君莫言,男人心里直打颤。

“我怎么会耍你呢,大名鼎鼎的帝君,我怎么敢耍你,嘿嘿嘿,想让我告诉你是可以的,但是你知道我们妖精从来不做无利的买卖的”

君莫言冷冷的说道“说吧,你要什么”

男人拿起桌上的小刀,站了起来走到君莫言的身后,贪婪的说道“我要一滴你心口的血!”

“世人皆说你君莫言不老不死,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我要的不多,只要你心口的一滴血,祝我练成神丹,我便告诉你,苑湘的一缕魂魄在哪”

“好”没等男人反应过来,君莫言一把抢过手里的刀,往心口扎去,顺着刀不断的深入,暗红色的血渗透了衣裳。

“快拿瓶子了”看着滴在地上的血,男人发出尖锐的声音不断的惋惜着。

“浪费呀真是浪费”

“告诉我,苑湘魂魄在哪”君莫言一把将刀狠狠插在桌面上,吓的周围的精怪四处乱串。

男人贪婪的嗅着瓶口,丝毫没有理会君莫言说的话,君莫言看着它的样子,瞬间暴起,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死死盯着他。

“咳咳咳,我不知道她在哪,但是我知道有位叫鹤仙的男人曾见过她”

“见过她?你是说苑湘她重生了?”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这里是那个鹤仙的具体地址,我知道只有这些了”君莫言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字条。

“老黑山-云外楼-鹤泛青”

君莫言攥紧着纸条,冷漠的看着快被他掐死妖精,冷笑一声道“你不是说你知道苑湘在哪吗,一次次的耍我,我去到哪里,没准又是下一个骗局,你们这些垃圾!也想长生不老?”说完一把抢过男人手里的瓶子,打碎在地转身离去。

只留下身后的男人一边哭泣一边破口大骂“君莫言,你就是个畜生,你想找到苑湘,这辈子不可能,你会一直不老不死直到发臭,看身边人一个个死去,一个人痛苦的活在这个世上”妖精伤心的看着地上的血,贪婪的用嘴舔舐着。

老祁山上,黄昏下苑湘和洛玄两人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中的大雁,结伴而行。

“九哥你说,这山下到底是什么样子呀”

洛玄叼着一根草,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说

“山下,山下可好玩了,你没看书里说吗,小巷流水,热闹的集市,可跟这老祁山不一样,还真是让人向往呢”

“九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下山呀”

洛玄摸了摸下巴愤激的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傅总说没到时候,还说人类阴险狡猾,各位师兄师姐都能下山,按道理咱俩早就到了可以下山的年纪了,我看他就是想圈着咱们在这个山上一辈子,”说完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睛里面泛着精明的光盯着苑湘说道

“小十你想不想下山看看”

“小十想,可是我们要怎么下去呀,被师傅发现会打我们的”苑湘傻乎乎的看着九师哥

“没事的师傅他不会发现的,放心,过几日等三师兄下山时候,我带你一起下去,游历一番”

夜色渐深,君莫言躺在破庙内,慢慢的打开已经结痂的衣裳“撕“钻心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到指尖,他缓缓的躺下,等着伤口一点点的愈合,他回想着今天在岩城老妖精对他说的话“是呀,这就是我君莫言的报应,亲眼看着至亲之人一个个的离去”

此时君莫言的脸色苍白,微风吹着他满头的白发,一抹泪从眼角轻轻滑落,思绪被拉回了二百多年前苑湘死去的那晚,那一夜,他尝试了世上最残忍的死法,却依旧毫发无伤,那晚之后便白了发,心灰意冷的他在几十年里,试遍天下毒药,毒物,即使已被毒物浸的浑身苍白,却依旧改变不了他永世不老不死的命运,他在位的那几年杀伐不断,征战各国,所到之处皆是生灵涂炭,世人皆害怕他这个不老不死的魔鬼,直到那年,他带领百万大军屠杀翼国时,一个老者在临死前对他说

“苑湘还留有一魂...”

那年君莫言将他在位80余载的唐眞国传位给其侄君贤,从此之后踏上了他二百年余载的寻妻之路。

第二日清晨

“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还有一丝希望,苑儿我绝不会放弃你,我还没有赎罪,所以请你一定要再等等我,苑儿”握着手里的戒指,君莫言收拾好行装,准备只身前往老黑山。

老黑山

一个没有人烟,地处潮湿干冷之地,此处连精怪,异虫都没有,只有黑压压的枯树一层叠加着一层,这里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浓雾遮着人眼眸,昏昏沉沉,此时的君莫言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脚踏入森林的深处。

“鹤泛青?”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有人的样子,君莫言已经走了小一天了,不仅没有人,他还迷路了。

君莫言心想给那妖精十个胆他也不敢骗他,除非有人先骗的他,此时君莫言已经被浓雾搞的思绪越来越乱,脑袋越来越沉,他使劲晃来晃了头,想看清前方的路,却一头扎在了泥里,昏死了过去。

“师傅,这人长得如此精致,还真是少见呢,眉宇之间的英姿飒爽真是让人忍不住去端详他”

“嗯,别看他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他要是想杀了你,一只手就能掐断你的脖子”

“撕~”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退了两步。

此时已经天已黑,昏迷的君莫言突然惊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此时身处一间木屋内,屋内摆设低调且奢华。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他摸了摸指间的戒指,还在。

“先生既然醒了,那便于小生前往雅阁”说话不是别人,正是晚间时,赞美他的那个小徒弟。

刚才被师傅那番话一说,一路上小徒弟也没敢抬头看他,只顾的往前走,君莫言也没有多言,跟着小徒弟走到了屋外,此时君莫言才看清,这原来是几颗巨大无比的树,枝繁叶茂,树上满是阁楼巷宇,热闹非凡,难道这里就是云外楼!看着热闹的人群,君莫言有种突然穿越的感觉。

此时他跟随着小徒弟来到一处湖边上,不大小的湖,映着月光,仿如仙境,旁边一石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

“请先生稍等片刻”说完小徒弟消失在黑夜中。

片刻后远方森林中一丝白光一闪而过,一个比人还要大的白鹤出现在森林里,圣洁不容侵犯,他带着一缕白光缓缓的走向君莫言,幻化成一位白衣少年,身着白色绢织锦蜀袍,一头鬓发如云的头发,一双美目盼兮的眸子,当真是须眉男子。

“君莫言!我是鹤泛青”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