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高中时,白芷和林郁成了同班同学,彼时的白芷叛逆、刁蛮,是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一次大雨中的邂逅,林郁洞悉了白芷的伤痛,两人成了好的朋友,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相约一起入学。

我听闻你守着孤城精彩章节

这天晚上,白芷一如既往地去了蒙洛斯,早上白白损失了一百万,必须得挣回来才行!

她端着一杯香槟,在赌场里随意走着,突然眼尖地看到早上把江肖黎欺负得只剩一条内裤的中年男人,她翘了翘唇,在哪里失去的,就要从哪里拿回来!

林郁赶到赌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白芷坐在赌桌前大杀四方的情景,玩到酣畅处,她还点了根女士烟,虽然她抽烟的姿态性感到让人沉迷,但林郁的心里还是腾地升起了一把火。

“怎么样?我够意思吧?一看到她就给你打电话了!”程赟端着一杯香槟凑了过来,一副邀功请赏的模样。

林郁连看也没看程赟一眼,大步朝白芷走去。

白芷正赢得开心,她把赢来的筹码都揽到自己旁边,挑衅地看了眼对面的男人,笑问:“怎样?一百万都输完了,还想继续吗?”

说完,她又将指尖未抽完的烟放进嘴里,刚放进去,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直接将她的烟夺了过去,然后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白芷猛地抬头,看到林郁怒气冲冲地站在自己面前,她的心骤然一跳,刚刚准备发火的想法,顿时就湮灭在脑海里了。

林郁走到那中年男人面前:“起来。”

兴许是林郁的气场太过强大,早上还在装大哥的中年男人立刻就起身站到了一边。

林郁坐下来,目光紧盯着白芷:“你不是喜欢赌吗?我陪你赌一场。”

白芷一怔,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想玩什么?”

“就你们刚刚玩的德州扑克吧。”

“我也要玩!”程赟看到这一幕,立马凑了过来,兴奋地说道。

开玩笑,林郁这些年在欧洲也不是白待的,要论赌,他在摩纳哥的蒙地卡罗大赌场也算得上一个高手,蒙洛斯的夜莺、蒙地卡罗的林郁,这两人凑在一起,想想都让人振奋。

“你不能玩,这一局,就我和她赌。”哪知程赟刚坐下,林郁就毫不留情地开口了。

程赟的脸立刻就黑了。

白芷面上平静,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要跟她赌,但是此时此刻,她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她平复了下心绪,正要把筹码推出去押注,林郁已经开口制止了她:“今天我们不赌筹码。”

白芷一愣:“那赌什么?”

程赟也有些糊涂,不过很快就八卦兮兮地竖起了耳朵。

林郁看着白芷,道:“如果我输了,条件随便你开;”顿了顿,他继续道,“如果你输了,你永远不能踏入赌场一步。”

白芷愣了愣,随即笑出声:“你让一个几乎以赌场为家的人,不能踏入赌场一步?抱歉,这个赌注我不能接受。”

“你是蒙洛斯的夜莺,难道还怕输?”林郁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

“输赢乃兵家常事,我从来就不是常胜将军。”白芷坦率地道,“所以林郁,要么换个赌注,要么就别赌了。”

林郁沉默了会儿,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如果你输了,你当我一个月的助理,在这期间,只要是我的合理要求,你都必须24小时无条件服从。”

“合理要求是吧?好,我答应你。”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白芷狠了狠心,点头答应。

七胖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白芷身边,他的嘴里叼了根烟,贼兮兮地看了眼林郁,道:“白姐,你要是赢了,让他陪我一晚?”

“滚一边去。”白芷差点被呛到,瞪了七胖一眼,骂道。

林郁自然也听到了七胖的话,他的脸色一沉,却没有发作,他看了眼赌桌旁的美女荷官,开口道:“荷官,发牌吧。”

白芷看了眼荷官发出来的两张牌,手心有微微的汗湿,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赌局,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紧张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因为对手是他,好像输赢都无关紧要。

他们的赌注只有一个,无须加注,等同于简化了玩法步骤,所以只要荷官发了剩下的五张公牌,就能定下输赢。

在赌桌上,白芷的运气向来很好,但是当她和林郁同时亮牌的时候,她知道,在林郁面前,她永远都是输家。

两个人的牌其实都很好,只是她的还是比林郁的差了一截。

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去哪儿?”白芷一愣。

“自然是工作,一个月的助理期限,从现在开始。”林郁说着,就提步往外走去。

白芷沉默了会儿,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白姐,你还真跟他走了?”七胖惊得连烟都不抽了。

白芷没有回头,却举起手挥了挥,那意思是:甭担心,玩你的去吧!

七胖果然也没有再追问,叼着烟去混别的赌桌了。

“有奸情,绝对有奸情!”程赟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念叨。

白芷跟着林郁一路走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前面,林郁扔下两个字:“上车。”

白芷坐进副驾驶位,问道:“我们去哪儿?”

“你家。”

白芷一愣,又听林郁继续道:“回去收拾衣物,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会住在我那儿。”

“住你那儿?”白芷瞬间提高了音量。

“身为我的助理,当然要24小时待命,你住自己家,怎么待命?”林郁振振有词。

白芷沉默,所以24小时待命是认真的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剥削员工的老板吗?

“怎么?不愿意?”等红灯的间隙,林郁瞥了白芷一眼。

“没有,愿赌服输。”白芷撇了撇嘴。

到了青安商住区后,林郁跟着白芷进了小区,小区里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每幢楼下的小吃店都热闹得不成样子。

白芷正要上楼,突然看到楼下的烧烤店正好空着,平时这个点可都是人满为患的,白芷连忙奔了过去:“老板,给我两串烤鱿鱼!”

说完,她回头问林郁:“阿郁,你要吃吗?”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愣,白芷的脸色蓦地泛白了,过了会儿,她有些尴尬地说道:“算了,你肯定不吃的……”

“我要一串。”林郁突然开口。

“嗯?”白芷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要一串烤鱿鱼。”

白芷听了,连忙让老板加了一串。

两人拿着烤鱿鱼,边吃边走在楼道上,楼道上黑乎乎的,白芷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出了一道光。

“小心点,这个楼道的灯常年都是坏的。”白芷边走边说。

林郁微微地蹙了眉:“为什么住这儿?你不是赚了很多钱?”

“我喜欢这里。”

热闹,嘈杂,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说话的当口,两人走到三楼,白芷开门进去,漆黑的客厅里亮起暖黄的灯光。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林郁站在门口,看着乱得跟战场似的客厅,驻足不前。

白芷这才发现自己的客厅乱得实在不像个女孩子的客厅,尴尬得微红了脸,强作镇定道:“你等会儿,我马上收拾下。”

说着,她奔到沙发前,把自己散落在沙发上的内衣、裙子、裤子迅速地堆到了一旁,空出了一块完整的区域,对林郁道:“坐吧。”

林郁环顾了一圈公寓,也没过去坐,颇有些嫌弃的样子,只淡淡道:“给你五分钟,收拾好出门。”

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

只是她跑得太快,而浴室的地板太滑,只听“砰”的一声,她四脚朝天地摔倒在地,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后面的浴室柜。

白芷眼冒金星地惨叫一声,正想站起身,就见林郁冲了进来。

白芷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要不要这样?这才重逢多久?就已经在他面前狼狈了两次!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