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过了两年的无业生活,因为一桩纸人杀人案,我被全村人嫌弃。无奈离开了村子,来到郊外的一处无人的十字路口,开起了一间纸扎店。每到午夜时分,这里便会迎来各种离奇的客人,惊悚灵异事件接憧而至。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做的是——死人生意。

开在黄泉入口的纸扎店精彩章节

扎纸是一个十分古老而又邪门的手艺。

通俗点来说,就是为死人服务的。

据说在这一行里,手艺高的人做出来的纸活儿,到了午夜阴气最重的时候,甚至可以活过来!

扎纸匠,扎鬼纸,扎来鬼纸祭阴阳。

这句老一辈们传下来的唱语,似乎是在暗示着这个惊险行业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叫吴生,今年二十二岁,从小便生活在东北的一处小山村。

听村里人说,我是被爷爷从外面捡回来的孤儿。

爷爷奶奶对我的身世从未提起过。

我的身上藏着一个秘密——我是一个没有影子,没有体温,甚至没有心跳的人!

从小到大,不管路过哪家门口,只要是有养狗的,大狗小狗见到了我,都会冲着我狂叫。

村里坐着闲聊的大娘,总会交头接耳议论着关于我的事情。

她们说,狗能看见人看不到的东西,我是“脏东西”,所以它们才见了就咬。

不知道他们说的“脏东西”是不是自己能够看到的那些鬼魂?

奶奶说,我是阴阳眼,能够看到人们看不见的东西,那些东西,被常人称之为“鬼”。

关于我的阴阳眼,自家堂口的仙家这些年都没能找到原因,所以便无法将其遮蔽。

村子里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和我玩儿,他们说我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

独自一人度过了小学,中学,直到大学。

大学毕业后,去面试了十几家公司,最后都被不同的理由拒绝了。

身上只剩下几十块钱时,我买了张最便宜的火车票,选择回到山河村,过起了无业人士的生活。

在家闲着无聊时,奶奶突然对我说,要我去村头做纸活儿的老王太太家去帮忙,顺便学做纸扎,以免将来留在村里没个手艺。

慢慢的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独来独往的,虽然我的内心也渴望能够和正常人一样,得到大家的关心,爱护。

和善的与人相处,可是大家都不喜欢和我接触。

现在,我正坐在一间店铺的柜台后,等待客人上门。

对了,这是我自己的店,卖的是纸扎,每天只能在晚上开门做生意,来的也不是人,但房东婆婆说,不管来的是什么,都要接待。

因为,这是黄泉路口的规矩——不能拒客!

关于我为什么会离开村子,来到这里。那都要从我去学做纸扎的那个老王太太说起。

那天,我在家里睡觉的时候,就听村子里又吹起了丧乐。

当时想着不知道是谁家又死了人,这是那个月村子里死的第五个人了,心里悄悄的祈祷,希望不要又是个小孩子。

第二天一早,我又像往常一样,到老王太太的家里去帮忙做纸扎。

老王太太正在屋内给纸牛刷浆糊,见我来了,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忽视我的存在。

就连纸扎的手艺,也是我自己在旁边看着学会的。

下意识的将视线看向屋内最里面的角落,那里常年处于阴暗,一点阳光都照不到。

但是从两年前来到这里时,我就被那里摆放的七个纸扎人吸引了注意力。

从那时起,我就总觉得它们对老王太太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就在月初,我发现,角落里的纸人竟然少了一个。

一开始还没有特别去想这件事,可是接连不到三个礼拜,那几个小纸人一个一个的接连消失。

而离奇的是,算上昨夜自己听到的丧乐,山河村已经死了五个孩子了,皆是七窍流血,不治身亡。

现在数数,角落里面的纸人,确实刚好少了五个。

做纸扎人有个讲究,红色的是童男,绿色的是童女。角落里摆放的纸人正是四红三绿。

而村子里死的孩子,也是按照一男一女接替的死去,直觉告诉我,这件事与老王太太有关。

那天傍晚,我在院外饭后散步时,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老太太不会是在练什么邪术吧?

这样想着,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老王太太家院外。

站在院外的大树后,见老王太太屋内的灯突然熄了,还以为她要睡了,自己白来一趟了呢。

刚想离开的时候,就听院内的屋门“吱呀——”一声儿打开了,老王太太从屋内出来了,而且一路没有停顿的走出了院落。

这老太太确实不大对劲,都戌时末了,熄了灯不睡觉,还到处乱走。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跟上去瞧瞧。

绕着村子里的小路,走过了大半个村子,最后见她在一户熄了灯的人家门口,停了下来。

我皱眉回忆了一下,记得这户人家应该姓李,家里正巧有个四岁的小丫头,前几日还见她被人抱着去河边溜达。

而老王太太在李家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竟然跪了下去?她在双膝前用手挖了挖土,埋了什么东西进去?

双手不停的做着诡异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僵硬,最后对着老李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她便起身离开了。

我上前找到刚刚埋过东西的地方,用手挖了两下,就看到露出一角绿色的彩纸。

赶忙将那彩纸拽了出来!见是送鬼神的纸人?小时候常见那些招到鬼神附身的人到家里来找奶奶。

每次奶奶都会给他们剪七个手拉手的男命或女命纸人,让他们拿回家去按照仙家的指示送鬼神。

可都是用粉纸的,这个却是绿纸。将那纸人翻过来,上面写着一行小字,戌子年四月初三未时。

一看便知这是生辰八字,戌子年是四岁,那个小丫头!

李家院内在这时亮起了灯,屋内传来一阵阵的焦急呼喊,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过了没一会儿,就见李家有人匆忙跑出房门,似是想要外出求救,就听屋内有人喊了一句,孩子没气了!

我震惊的不知所措,一条小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她还没来得及让她的家人看到长大的样子,人就这么没了。

震惊过后,我便怒气冲冲的追去老王太太家,想要问清楚她为什么害人!

到了她家门口,见房门没关,我就直接冲了进去。

刚想要质问,就见那老王太太正背坐在屋内的炕上照镜子,透过镜子我看到那老王太太的脸赫然变成了纸扎人的脸!

老王太太听到我发出的动静,缓缓的转过了身,不慌不忙的向我走来。

我被她纸人精老太太的样子吓得慌乱退出房门!

瞥见那纸人伸手抄起屋内桌子上放着的纸刀,向我冲了过来!

我立刻转身向着院门口跑去!在刚刚跑到院外一侧时,那纸人突然跑到一侧翻墙跳了出来拦住了我!

我被吓了一跳,反应有些慢了,那纸人便举起纸刀向我挥来!

急忙闪身躲开了那把力道不小的纸刀!

当时见纸人老太太似乎完全失去了人性,一心想要杀我,只好一边躲避她的攻击,一边在脑子里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她!

想起纸人怕火!我赶忙四下寻找有火的地方!

记得老王太太家里的灶台上应该有一个打火机?便赶忙转身以最快的速度甩开纸人几步,跑到屋内一手拽着房门,一手去够在灶台角落里放着的打火机!

就差一点点,那纸人便追了上来,大力的拽着房门外面的把手,力道大的自己险些一下子就被拽了出去!

那打火机还是离我的指尖有些距离,余光透过门窗上的玻璃,瞥见那纸人好似想把玻璃砸碎?

在被碎玻璃割到之前,我松开了握着门把的手,用力够到了打火机后便立刻后退几步。

纸人老太太已经冲了进来。我赶忙拿着打火机的火苗吓唬着她,却并不管用!

火苗太小,纸人根本就不怕,急忙想到要是有什么东西能来引火就好了?

四下看了一圈,见角落里还剩下一个红色的小纸扎人!我假意要跑向门外,趁纸人老太太向后拦截的时候,快退到角落里,摸到那个小纸扎人。

用打火机将那小纸扎人点燃,在这里已经放了几年,小纸扎人的里面早就风干了,火很快便着了起来!

手里拿着一小团燃烧的火苗,向着纸人老太太挥去,她吓得后退。

方法见效了,但感觉这点火还是不够,想起老王太太平时熬浆糊时,有一桶引火的废弃燃油!

现在就在那纸人老太太的身后,我赶忙用火团吓唬着它,让它向旁边躲去,伸手拿到了燃油桶!

用牙咬开燃油桶,泼向准备攻击我的纸人!

几秒之后,那纸人突然发狠的冲向我,想要用纸刀打掉我手中的火苗。

我趁势将最后一簇火苗扔向它被燃油泼到的地方!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