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身为内外科的心理医生夜纤尘死了,不是劳累过度死亡,也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一个重度精神分裂的病人给措手杀死了,死的那叫一个冤啊。

王爷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精彩章节

水花翻腾,夜纤尘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按压入水中。

窒息的感觉令她从混沌中苏醒,下一刻,一股强烈的痛感传遍了她全身。

她瞳孔一缩,唇边溢出一丝痛呼,紧跟着,翻滚的水浪就将她吞噬,她在水中奋力的挣扎,却被人钳制着四肢动弹不得,直到她眼前发黑几乎再度陷入昏厥,才被人钳制着肩膀从水里捞了出来。

破晓的阳光穿过树林洒下,映出了温泉内两道交缠的影子,夜纤尘大口大口的呼吸,神智还未回笼,更灼热的温度从背后覆了上来。

夜纤尘咬牙,用破碎的声音艰难道:“放……放手……”

一股大力猛地钳制上她的下巴,夜纤尘回头,对上了一张过分苍白却异常俊美的脸,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阴鸷的笑,声音凉的像淬了毒的霜,“三个月前,你对本王下药求着本王临幸你,现在却要本王放手?”

他毫不留情的凌虐着她,痛的她五脏六腑都像要焚化了一样。

募得,夜纤尘一口鲜血喷出,脸上也泛起了一层青色,男人一声嗤笑,漠然的踏出了温泉。

夜纤尘强撑着最后一丝神智,一把扣住池边才没有滑进温泉里。

前方出口,两道人影出现,男人随手披上了锦袍,冷声吩咐:“送她去药园。”

夜纤尘闭了闭眼睛,脑海中无数记忆碎片冲击着她的思绪,待她理清楚所有的碎片后,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三日前,她接待了一个重度精神分裂的病人,在交谈中误触了病人的禁区,被失控的病人砍伤。等她醒来,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心理医师夜纤尘,而是夜狼国送给雍朝的和亲公主夜纤尘。

夜狼国和大雍交战近二十年,将官百姓都死伤无数,两国互为死敌,但夜狼国源自蛮夷之地,民风凶残,但凡被夜狼侵袭的城池,必定尸横遍野惨遭屠城。

三个月前,夜狼国九公主夜纤尘乔装进入西南边境的遂城,在遂城投毒,俘虏百姓一百二十人,卫城兵将三千人,以此为人质指明要见大雍朝的镜王君无澜。

待镜王现身,夜纤尘以城民性命为饵,逼迫镜王喝下奇毒‘无欢’,还大言不惭的说对镜王一见钟情。镜王因毒药失控,在夜狼大军的营帐内和夜纤尘有了肌肤之亲,夜纤尘囚困君无澜,要招君无澜为驸马,遭到了雍朝大军的疯狂围攻,边境再度死伤无数。

夜狼王膝下一共十九个儿子,却只有夜纤尘这一个掌上明珠。

为了满足夜纤尘的愿望,他派出使者与雍帝和谈,言明只要君无澜愿意娶夜纤尘为妻,夜狼国愿意与大雍休战。

最终,雍帝答应了夜狼王的条件,夜纤尘变成了维系两国和平的和亲公主,大雍人人欲除之而后快的镜王妃。

得知前尘往事,夜纤尘顿时一阵头痛。

无欢是一种烈性春药,是由南疆数种蛊虫培育出来的,分为子母双蛊。中毒者会一度失去理智,子蛊的宿主一旦和母蛊的宿主交合,便会失去对其他所有人的欲望,只对母蛊的宿主有生理反应。

九公主给君无澜下了这种毒药,等于是断了君无澜所有的后路,若是君无澜不娶她为妻,日后就只能断子绝孙。

这种死仇……再加上两国化不开的夙怨……

她怎么占了这么个公主的身子,若不是为了两国的和平,她相信君无澜一定会把她碎尸万段。

细微的脚步声靠近池边,夜纤尘抬头,看到一个婢女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眼底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冷冰冰的对她道:“出来。”

是君无澜派来服侍她的婢女佩兰。

夜纤尘此时也顾不得羞涩,按着池边费力的站起,佩兰兜头就把备好的宫装扔到了夜纤尘的脸上,“快点,陆神医在药园等着你。”

说完,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眉眼间还闪过了一丝惧色。

夜纤尘柳眉一扬,只觉得有些好笑,她快速打理好自己,淡然的朝温苑外走去。

佩兰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夜纤尘的背影。

这九公主……今天是转性了?还是终于被王爷给惩治怕了?

夜狼族人天性凶残,夜纤尘敢算计王爷,王爷又岂是能受人钳制的主?

为了使两国休战,王爷虽然把这九公主娶了回来,却从没把她当王妃看待,她在王爷身边的待遇连个下人都不如。

但她就敢仗着王爷身上还有蛊毒,认为王爷不敢对她下杀手。不管被教训多少次都不知道收敛脾气,对下人口出恶言非打即骂,就算事后会换来一顿杖责,也改不了她恶毒的本性。

久而久之,佩兰已经养成了和夜纤尘死磕的习惯,就算她苛待夜纤尘后会吃亏,要忍受她的污言秽语,她也要教训这个蛮夷公主。

可今日……佩兰跟在夜纤尘的身后,无比奇怪的看着夜纤尘。

夜纤尘没动手也没骂她小贱人,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夜纤尘周身的气息似乎柔和了许多。

此处为遂城的行宫,夜纤尘回到她住的药园,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等在院子里,弯着腰正跟君无澜在说什么。

君无澜着一身白色锦袍,风光月霁的仿若云端走下的仙人,也难怪九公主会对他如此执着,哪怕被轻看被虐待,不惜以万千人命为代价,也要嫁给他和他抵死纠缠。

看到夜纤尘过来,君无澜的眼神瞬间冷漠了几分,等候多时的陆神医将一碗黑乎乎的药水递给佩兰,“这是今天的第三碗药。”

佩兰朝侍卫递了个眼神,立刻有两人上前把夜纤尘按住,佩兰端起碗就要灌进夜纤尘嘴里,夜纤尘却将头一偏,漫不经心道:“松手,我自己喝。”

陆神医和佩兰顿时露出惊愕的目光。

君无澜冷嗤了一声,漠然道:“无妨,砸了这碗药,杖责五十。”

然而夜纤尘将药碗接过,干脆利落的灌下,随手将药碗往石桌上一扔,“还有事儿么?”

君无澜长指一顿,面无表情的看着夜纤尘,路神医和佩兰更是像见鬼一样瞪着她。

夜纤尘见君无澜不出声,柳眉一扬直接转身,神色冷淡的朝卧房走去。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热门小说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